超级“牛散”虐恋“铁公鸡”揭秘金杯汽车幕后资本故事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11 21:35


一只二十多年从不分红的“铁公鸡”,却吸引了众多嗜血的股市“牛散”。

如此虐恋的故事发生在颇具特色的上市公司金杯汽车(600609.SH)身上。公开资料显示,1992年7月24日上市的金杯汽车,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从未分红。金杯汽车被贴上“铁公鸡”标签时,并没有让敢于在资本市场上肉搏的股市“牛散”却步。(牛散在国内股市是指非机构的自然人账户,择股能力极强,盈利能力超凡的“很牛”散户。)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最近十年来包括超级“牛散”刘芳和叶晶夫妇、夏重阳和张素芬夫妇、十大“牛散”之吴鸣霄均曾出现在金杯汽车十大股东名单里。不分红、转瞬就亏的汽车上市公司为何能够吸引众多“牛散”,其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牛散”聚集

根据金杯汽车最近十年年报披露,十年时间里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来统计,有四年出现亏损。十年时间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总计亏损超过5亿元。然而,这样的公司却格外让异于常人的“牛散”喜欢。

记者整理年报发现,以2006年为起始点,金杯汽车就开始成为了在股市神一般存在的“牛散”聚集地。

“私募一哥”泽熙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曾经就是股市中著名的老太“牛散”。这位动辄数十亿元入主上市公司的老太太,昔日在资本市场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如今,随着徐翔被判刑,老太“牛散”也已经成为了历史。

然而,在金杯汽车的股东里,记者发现了众多各有特色的顶级“牛散”。以年报公布的十大股东不重复统计,位列金杯汽车十大股东之列的“牛散”十年不断轮庄,人数近40人(算上季报和半年报中闪现的身影,人数更多)。

股市从不缺乏传奇人物,2009年年报中出现的吴鸣霄算得上一位。吴鸣霄的名字相对重名较少,因此其身份可被锁定。根据公开信息,吴鸣霄系上海国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因其在二级资本市场上拥有长盛不衰的投资经历,被中国股民誉为“ST大亨”“资本大鳄”“中国巴菲特”和“中国索罗斯”。或许喜欢“刀口舔血”的感觉,吴鸣霄喜欢操作ST的习惯在近年来继续延续。记者查询到,吴鸣霄还曾经是被证监会严厉斥责的ST慧球(600556.SH)的第一大股东(2017年一季报显示其系第二大股东)。

吴鸣霄的到来,似乎让其他知名“牛散”也嗅到了“血腥味”。2010年年报中,股市中著名的夫妻拍档刘芳夫妇拍马驾到。刘芳以持股203.7万股位列金杯汽车十大股东之列。记者查询历年季报还发现,刘芳老公叶晶也位列其中。不过,叶晶的身影只能够在2010年三季报中找到,其快进快出的手法让人难以追寻其踪迹。其曾经在2010年三季报中与夫人刘芳分别位列十大股东第七和第九位,分别持有158.6万股和145.3万股。然而,2010年年报中其已经不见踪影,独留夫人守候。刘芳夫妇的传奇,远不止金杯汽车。记者整理发现,刘芳夫妇曾经分别以200多次和90多次出现在沪深两市股东中。交叉对比不难发现,夫妇二人均进入的除了金杯汽车之外,亦有澳洋顺昌(002245.SZ)、盛屯矿业(600711.SH)等。股市“牛散”江湖谱中,他们不是最传奇夫妇,也可以说名震江湖。

如果只有一对传奇夫妇,江湖似乎会有些寂寞。夏重阳的出现,让金杯汽车的“牛散”江湖更加热闹。2015年年报显示,夏重阳以持股922万股位列十大股东之列。江湖中,有不少人喜欢跟庄夏重阳,称其买什么,什么就重组,亦有重组王之称,因而也有人戏侃其为全真教祖师“王重阳”。公开资料显示,夏重阳和张素芬是夫妻,二人常常出双入对的进入一只股票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之中,这又是一对著名“牛散”夫妇。不过,记者逐一筛查发现,金杯汽车历年公开的股东名录中并未出现张素芬。其刻意将持股数降低到十大股东之外,原因尚不可知。但是,根据多个查询软件筛查,张素芬和夏重阳夫妇分别上榜上市公司股东名单至少在百次以上(有软件查询到分别多达200多次)。交叉对比发现,夏重阳和张素芬都曾经在铜峰电子(600237.SH)、ST鲁丰(002379.SZ)等上市公司中出现。从数据看,夏重阳夫妇并不比刘芳夫妇逊色。

火中取栗

嗜血“牛散”能够在微利与巨亏中长期徘徊的金杯汽车上获利吗?

记者在比较金杯汽车的历年财务数据发现,金杯汽车上市以来不断陷入巨亏中,但是却又能够神奇翻身摘帽。

根据记者对2007年到2016年十个会计年度的统计,金杯汽车有四个会计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简单相加十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总额为-5亿元。而在这十年中,金杯汽车获得的政府补贴高达4.72亿元。

非经常性损益是指与公司正常经营业务无直接关系,以及虽与正常经营业务相关,但由于其性质特殊和偶发性,影响报表使用人对公司经营业绩和盈利能力做出正常判断的各项交易和事项产生的损益。政府补助也包括在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内,而且往往成为上市公司扭亏或避免ST的重要工具。2013年度,金杯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672,532.43元,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则为-15,909,883.60元。记者查阅2013年年报数据发现,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但与公司正常经营业务密切相关,符合国家政策规定、按照一定标准定额或定量持续享受的政府补助除外)总额为28,231,745.68元。显然,扣除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后,金杯汽车的盈利能力更值得担忧。

频频上演神技往往能够让股市庄家提前嗅到味道。以金杯汽车2009年度巨亏为时间点回溯,吴鸣霄进入金杯汽车的时间点在2009年第四季度,其在2009年12月31日截止前的年报上已经持有770万股。查阅2009年金杯汽车的K线图发现,9月29日金杯汽车一度下探3.60元/股的低点,自此之后资金开始逐步流入,12月4日创出了6.30元/股高点。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股价大涨八成。吴鸣霄介入的时间,恰恰就是在这个阶段。2010年一季报显示,吴鸣霄彼时持股已经降为442.5万股。由于吴鸣霄的持仓成本无法计算,但是根据2009年第四季度和2010年一季度的走势看,吴鸣霄有充足的时间低价吸货并在相对高点出货。吴鸣霄最终在ST金杯消失的时间则是在2011年四季度前(其在2010年二季度到2011年三季度期间,持股锁仓在348万股)。

相对于吴鸣霄在金杯汽车结合了一些中长线操作,夏重阳夫妇的操盘更为凌厉。夏重阳是在2015年年报中第一次出现在股东名单中(时间点可以推断为2015年9月金杯汽车停牌数月后复牌后遭遇数连跌停后,股价最低曾经在2015年9月创出4.04元低点),持股922万股。2016年一季度报告中,夏重阳的持股已经达到1132万股。其离开金杯汽车十大股东名单中的时间则应该是在2016年6月30日之前。股市分析人士表示,从对应期间股价来看,除非夏重阳频繁操盘并将股份数保持一致,方能实现比较大的收益。否则其在金杯汽车的操盘上,并不理想。

当然,对于行走江湖多年的知名“牛散”而言,获利而出并不是难事。

金杯困境

牛散不断去金杯汽车舔血之际,金杯汽车自身的经营状况却越来越难。

2017年一季报,将金杯汽车的困境再度披露出来。一季报显示,金杯汽车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15.35%,达到1,248,651,380.48元。然而,增产并不“增利”。金杯汽车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3,418,554.67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则为-61,473,633.25元。

一季报还显示,本报告期内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增加815.53%。金杯汽车表示,主要系子公司金杯江森公司本期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和存货跌价准备所致。对于净利润下降的问题,报告中明确进行了告示:本报告期内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减少,主要系子公司金杯车辆公司毛利率下降所致。

面对困难境地,金杯汽车公司提出,公司将认真面对所处的困境,以提升产品品质、强化市场营销、加快项目建设为重点,实现盈利平稳增长,2017年公司拟采取下列措施改善持续经营能力:促进整车业务提质增效;继续推进重点项目工作;全力抓好金杯车辆在建厂房及附属设施工程建设、设备安装调试;金杯安道拓完成工商注册,承接金杯江森的汽车座椅业务;完成金杯汽车零部件产业园一期、金杯全球物流项目和西咸产业园工程建设;重点发展零部件业务,以提升研发能力、增加内外配套市场份额为重点,对现有零部件企业进行提升和优化。该公司还表示要积极推进零部件企业的合资合作;引进新产品、引进新技术,增加高端产品的配套种类;通过降成本和技术改造等措施,努力提升零部件企业的经营业绩。据悉,董事会、管理层都将采取积极的措施,努力提高主要产品质量,降低成本,增强市场竞争力,提升公司持续经营能力。

看上去,金杯汽车已经高度重视相关问题。然而,从合并报表中不难发现,金杯汽车负债已经高达11,910,922,029.01元,而其资产总计只有12,365,894,905.33元。简单计算可知,金杯汽车负债率已经高达96.3%。毛利率下降,净利润下降,负债率高企之下,金杯已经走到了极度艰难的时刻。

甚至连为金杯汽车服务多年的会计师事务所也“犯难”。2017年3月底公布的年报中,众华会计师事务所为金杯汽车2016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强调事项的具体内容如下:“我们提醒财务报表使用者关注,虽然贵公司已在附注中披露了拟采取的改善措施,但持续经营能力仍然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本段内容不影响已发表的审计意见。文凤社创始人、汽车行业知名评论员张志勇表示,金杯汽车的困境主要还是来源于产品更新迭代出现问题,不适应当前市场需求的变化,以及竞争对手的出现。”对于金杯汽车面对的挑战,记者亦与金杯汽车方面进行联系,尚未获得进一步回应。

5月4日,停牌一个多月的金杯汽车发布公告,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工作正在筹划中,公司目前正在与相关方进一步讨论交易方案。这一次重大资产重组能否让金杯汽车走出困难,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本文永久链接:http://finance.sjfv.cn/z/q/15472818.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