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达班长的山中岁月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8-29 04:32

军人的肩头有一座山。

深山中的哨所,没有诗情画意,山风在树林间庄严地唱着单调的歌。驻守在这里,战士们与山林鸟兽相伴,与孤独寂寞相伴,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轰轰烈烈,只有日日坚守。

“迷彩芳华”本期特别呈现的两个军人故事,一个在滇西腹地,一个在西藏山南。山中岁月,让他们变得有些沉默深沉,但当你走近他们,你会惊叹于他们的闪亮丰盈。

我们遥遥致意,因为,军人的肩头扛起一座山。—编 者

见到孟桥华是在去年的冬天。

他把身体从脖子到腰弯成了90度,在半人高的枯草丛中,像一个老农一把一把地收割着“庄稼”。

他个子不高,略显憨厚,身上的迷彩服“又黑又油”,还有渗出的汗,渍出的白碱一道一道。

孟桥华双手拾掇个不停,嘴也没闲着,高唱:“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随行的战友说:“孟班长今年又立功了,昨天指导员打来电话,把他乐得,光着膀子在山里跑了一大圈,还砍回200多斤干柴。”

割草、跑山、立功,这几件事似乎没什么“交集”嘛!

孟桥华并非“庄稼汉”,他是南部战区陆军某旅炮兵营四级军士长、雷达班班长。

几年前,因为执行一项任务,他和班里的3名战士被一纸命令派到了滇西深山。这里无手机信号、无网络、无水、无电,割草砍柴是为了生火做饭,跑山则是他们锻炼身体的特有方式。

几年过去了,当初一个班的战友相继打报告轮换走了,只有他坚守下来。他说:“谁叫我是班长!”

妻问归期未有期

时下,手机绑架了不少人的生活。假如有人问你,是否愿意到一个遥远的、荒凉的、无手机信号和网络的深山老林,长期工作生活,有几个人会心甘情愿?

孟桥华清楚地记得,那是2015年夏天,妻子和2岁的儿子驱车数百公里来队探亲,他将妻儿安顿到家属楼才3天,就接到带领全班奔赴滇西某腹地执行任务的命令。

妻子委屈,才住3天就要走,但也只能理解,谁让咱是军嫂呢!只是忍不住问:“你这次任务要多长时间?”这一问,把孟桥华问住了。指导员命令他迅速做好执行任务的准备,并没说去多久。孟桥华随口答道:“最多1个月吧!”

经过2天1夜的长途机动,终于到达目的地。

这是个什么地方呀?四周是巍峨的大山,中间是凹下去但并不平整的坝子,山上植被茂密、郁郁葱葱,坝子沟壑纵横、草长莺飞,几只苍鹰在空中盘旋,真是世外桃源!孟桥华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想给妻子报个平安。此时才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一丝电话信号。

无暇顾及“电话问题”,因为上级要求他们在半天之内完成所有“战斗部署”,从平整场地到开挖掩体,再到雷达部署、开机、运转,直至搭设住宿帐篷,中途没有丝毫休息时间。

太阳火辣辣地照着,表面蓬松的荒地下全是坚硬的风化石,战士们光着脊背,抡锤敲石、挖地铲土,5个小时,完成了阵地部署。

寂寞像野草一样疯长

考验还在后面,这里不仅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网络,甚至还没有水、没有电。雷达班用水以及伙食保障全靠单位从50公里外派车送,因为路况复杂等原因,一个星期才能运送一次。拉来的水主要用于炊事保障及基本的生活用水,想要痛快地洗个澡和洗回衣服那是不可能的。

在这里,数月都见不到一个生人,离最近的村子也有30余公里。日复一日,孟桥华和战友们聊完了一切可以聊的话题,也看厌了四周的大山。业余时间,他们就看书、读报、砍柴、跑山,不过他们读到的报纸都是半个月以前的。偶尔大伙儿也会玩玩扑克,扑克牌的四角都卷起了毛边,用胶带一粘,又能“复工”了。孟桥华有段时间爱上了记日记,他写道:“寂寞呀,像野草一样疯长。”

有一天,班里的战友小陈突然“失踪”了,这可把孟桥华急坏了。全班除留下一人值班外,全都出去找。

他们跑遍了大山,喊哑了嗓子,终于在一处小山坡上找到了小陈。小陈见到气喘吁吁的孟桥华十分欣喜,举起手机老远就喊:“班长……班长,我找到信号了!”

孟桥华十分生气:“你不打电话会死啊?”

“班长,死倒不至于,但是会疯啊!”小陈调皮地答,“你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不拿手机拽着可就飞了。”

这时,孟桥华才意识到自己已很久没跟家人联系了。有关部门得知后,给他们班配发了一台CDMA手机,全班欣喜若狂,不过更多时候是用于工作联络,只在必要时跟家人报个平安。

班长的表率

雷达阵地并非一成不变,根据任务需要会经常转移。孟桥华“掐指一算”,守在深山的4年时间里,他们前前后后转移了30多次阵地,住得最久的地方有3个月,驻守时间最短的阵地才不过半天。

那次,他们开设好新的阵地,已是半夜时分,大伙儿简单吃了点干粮,就拖着疲惫的身体钻进帐篷准备休息。

突然,电话骤然响起,战士们的心瞬间绷得紧紧的,隐约觉得不是“好事”。

果然,上级命令他们火速转移!而恰逢此时,天公不作美,几声响雷过后,下起了瓢泼大雨。这时,有人眼睛瞪得浑圆,里面全是“火”;有人眉毛都拧到了一起,气咻咻地掀开被子!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作为班长,孟桥华率先穿好衣服,走出帐篷。

当天夜里,战士们在泥泞的阵地再次忙活了数小时,全都淋成了“落汤鸡”,连夜向新阵地机动。

待到达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事后,班里的战士向孟桥华诉苦:“班长啊,不管你信不信,我自从来到这里,感觉把一辈子的苦都吃完了。”

给战士们做思想工作,孟桥华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作为班长、党员,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当好表率。

孟桥华班使用的雷达功率较大,当雷达开机运转时,5米之内都能强烈地感受到辐射波,这种感觉就像是有暖风机在吹,让人晕晕眩眩。有战友说,要是谁能在它身边坚持10分钟,能算“英雄好汉”。因为大多数人在它身边待上5分钟,就会头晕脑涨。因常年不离雷达左右,孟桥华似乎对雷达产生了“免疫力”,他能在雷达开机运转时坚守半小时以上。

石头也能开花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孟桥华却不这样认为,他说:“在山中,如果你老算着时间过日子,那是非常痛苦的事,而如果你专注于工作生活,就会发觉光阴似箭。”

此言不虚,山中的几年,孟桥华的专业技术不仅没滑坡,反而更精湛了。如果雷达发射机出现什么故障,他根据显示屏跳动的杂波,就能瞧出个大概;而对于雷达电站的故障,他只需听听声音就能知道。

别人觉得不可思议,孟桥华却觉得没什么,“天天都盯着它,就是石头也开花了。”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对于常年驻守深山的战士们来说,野外生存就必须学会就地取食。孟桥华和战友们将《军事地形学》《西南地区常见可食用植物标识图》等书籍翻成了“白菜卷”。对当地生长的黄花菜、蕨菜、野李子等16种常见野菜野果,都有辨识能力,时常结伴就地寻找野生食物。

在深山密林的第一年,孟桥华立功了。刚听到自己被作为立功人选时,他先是欣喜,后又连连摇头,他找到指导员说,自己在任务期间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功应该给其他战友。指导员告诉他,这个功非他莫属。就在去年,孟桥华再次荣立三等功。在他的立功事迹中,写着这样一句话:守得住阵地,耐得住寂寞,沉得下心绪,抵得住诱惑。

群山无言,每当穿行于寂静,孟桥华喜欢唱歌,“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张洪瑜 江平骥)



本文永久链接:http://finance.sjfv.cn/z/q/15467303.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