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抛物侵权条款首修,能否解决“连坐”困境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15 22:30

8月20日,敲完郑州市高新区谦祥万和城小区31号楼每一个住户的门,仍然没有找到那个砸伤女儿的饮料瓶的主人,郑州居民李女士作出一个决定:起诉整栋楼的所有业主。


这一起诉决定,源自被称为高空抛物“连坐条款”的侵权责任法第87条: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即“找不到抛物者,全楼业主共同赔偿”。


李女士没有料到的是,两天后,8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开幕,“高空抛物‘连坐条款’”迎来实施9年来的首次修改。


9年前的无奈选择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杨立新曾参与侵权责任法起草。他对新京报记者说,9年前制定侵权责任法第87条,是基于社会问题不得不采取的无奈选择。


杨立新回忆,当年,起草组曾到德国考察,询问德方如何处理高空抛物纠纷,“他们不理解,反问‘住在高楼上为什么还会抛物?’‘砸伤了人,为什么还不承认?’”


“国民素质、道德水平参差不齐,有些人敢高空抛物,致人损害后却不敢承认自己所为,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杨立新说,2000年发生的重庆烟灰缸砸人案,开启了“找不到抛物者,全楼业主共同赔偿”先河,法院判决22户业主每户赔偿8000余元。随后发生的数起无主高空抛物案,受害人也将全楼业主告上法庭,例如济南的菜板子案,但是起诉均被法院驳回。


同案不同判,受害人得不到任何补偿和救济,这就是当年摆在立法者面前的难题。


民法专家、《侵权责任法》立法参与者梁慧星曾指出,出台第87条首先在于救济,高空坠物除了伤害个人之外,往往还会制造家庭悲剧,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分担和弥补受害方的损失,符合社会正义的期待和需要。


此外,第87条还在于“预防”,发挥法律的教育作用,通过带有“连坐”性质的条款,让公众克制高空抛物的冲动,为了避免被罚相互提醒、监督。


不过,自实施以来,第87条一直备受争议。有人赞同,认为体现了社会主义道德精神;也有人反对,形容第87条是“一人得病,全楼吃药”,让无辜业主担责,有违法律应有的正义和公平。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新宝就一直表示反对,他曾开玩笑说,“我下次再买房子的时候就会选择一楼的房子,免得承担我认为不合理的责任”。


侦查缺位和执行难


第87条还存在侦查缺位和物业责任未理清的问题。


杨立新介绍,由于侵权责任法规定高空抛物是民事责任,因而一旦出现高空抛物致害事件,公安机关就不再介入,任由民法处理。而且,也没有引入物业等建筑物管理者的安全保障义务。


郑州居民李女士就遭遇了上述这些难题。


李女士的女儿才两岁半,8月20日早上在郑州市高新区谦祥万和城小区31号楼楼下玩碰碰车时,一个装有大半瓶牛奶的饮料瓶从天而降,砸中孩子的手。


她第一时间报警,可民警说,事发地点的探头都是朝向地面监控,高空抛物找不到人只能起诉整栋楼。她也找了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认为物业只有配合找人的义务,没有承担事故的责任。


8月23日,在中国法学会组织召开高空抛物坠物法治工作座谈会上,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吴兆祥介绍了一组数据:2016年至2018年三年间,全国法院审结的高空抛物坠物的民事案件有1200多件;受理的刑事案件是31件,其中五成造成被害人死亡。


民事案件相当于刑事案件的近40倍,杨立新认为,上述这组数据,足以证明“侦查缺位”这一高空抛物致害案存在的问题。


司法实践中,第87条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执行难,即使法院判决由可能加害的人承担补偿责任,也很难执行。


2000年发生的重庆烟灰缸砸人案,也被称为“全国高空抛物第一案”。受害人郝跃被一个高楼上抛下的烟灰缸砸碎头骨,经法医鉴定为八级伤残。郝跃将可能丢烟灰缸的住户都告上了法庭。2001年,法院判决22个住户各补偿8101.5元,共计17.8万余元。


“到今年已经19年了,这件事仍没有画上句号”,郝跃对新京报记者说,判决生效后,他三次提请强制执行,可直到现在他只拿到半数住户共计9万余元。剩下的补偿款极有可能成为“呆坏账”,“年头长了,有的住户搬走了,找不到了”。


可是那个烟灰缸,至今仍在影响郝跃的生活。他的脑袋里现在还残留着两块镏金玻璃,“左脑受伤后右腿发不上力,总觉得轻飘飘的。记忆力下降得很严重。原来我言语表达很流利,现在反应慢,迟钝”。


“查不出来,才是民事问题”


究竟应该制定一个什么样的高空抛物法条,完善第87条的不足,维护“头顶上的安全”?民法典侵权责任编启动编纂以来,这个问题再次摆在立法者面前。


“全国高空抛物第一案”代理律师王建明认为,第87条没有强调公安机关查清事实的责任和义务,而查清加害人才是高空抛物案的关键。


“当年,郝跃最渴望的就是找到那个扔烟灰缸的人,最后起诉全楼业主实在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他回忆,为了找到加害人,他曾陪同民警在事发地点蹲守了一周,只做一件事,采集住户的指纹,以便跟烟灰缸上的指纹比对,“当年的指纹采集技术不如现在,监控探头更是空白。这起案子如果放到今天,也许会有不同的结局”。


杨立新也认为,高空抛物问题其实是一个刑事问题,“应当首先由公安机关进行侦查,只要公安机关动用刑事侦查手段,一般不会查不出高空抛物行为人。砸伤、砸死他人难道不够刑事责任要求?既然对高空抛物致害他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接着就能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责任一并解决赔偿问题。如此一来就没有必要适用第87条,这种‘连坐’式的民事责任也就没有必要了。”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的民法典侵权责任编三审稿,采纳了上述观点,明确提出:高空抛物坠物损害发生后,有关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经调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才适用“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杨立新解读说,上述规定意在强调职能机关的主管责任,确定了高空抛物共同赔偿的“前置调查程序”,如果有关机关穷尽手段仍然查不清加害人,才到共同补偿环节。也就是说,“查不出来,才是民事问题”。


高空抛物是否该入刑


除此之外,三审稿对87条还有三处补充完善:强调侵权人的过错责任,谁侵权谁担责;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的追偿权;建筑物管理人的安全保障义务。对于这三处修改,不少法学者认为厘清了高空抛物相关各方的责任,不过仍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三审稿分组审议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曹建明提出,有关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中的“有关机关”应明确为公安机关。“规定不明难以操作,容易推诿扯皮。公安机关作为治安行政和刑事司法的专门机关,可以采取必要措施进行调查,有利于查清事实和责任人”。


针对“安全保障义务”,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王利明提出, “其适用的范围是什么?物业管理的品质相差很大,好的小区不怎么好的小区,如何认定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另一个是建筑物管理人及物业管理人形形色色,有的是规模很大的专业机构,属于企业法人;有的是小区物业聘请的公民个人。有的具有独立财产,有的不具有独立财产。如何承担侵权责任,建议进一步研究”。


还有学者认为,高空抛物应该入刑,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王志远就持这一观点。“高空抛物是违法行为,立法、执法、司法、守法都要从严认识这种危害,应从法律上明确予以禁止,加以惩处。应尽早通过刑法修正案将高空抛物入刑。”


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马怀德则建议,应尽快修改治安管理处罚法,“明确规定高空抛物或者是未采取安全措施致空中悬挂物脱落,致人伤亡或者财产损害,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应确定为是一种违法行为。刑法可以比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对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跟治安管理处罚法衔接。”


王建明注意到了围绕高空抛物立法的这些讨论,“民法典侵权责任编正在制定过程中,期待最终的版本能为‘头顶上的安全’,提供一个更完善的解决方案”。


新京报首席记者 王姝

编辑 陈思 校对 卢茜



本文永久链接:http://finance.sjfv.cn/z/q/15448218.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